用户名密码    注册    获取密码
作者 呵护天使 主题 自闭症患儿的教育是父母的心头痛 困境如何解? 时间 2011/7/7 1:31:51

 近日,广东省人大内务司法委组织人大代表调研广州残疾人事业发展现状,走访了多家残疾人康复机构,并召开座谈会。会后,一位未能获得发言机会的自闭症孩子妈妈邢女士找到了记者,她不无遗憾地说:我写了很长的发言稿,可是……,真想有人听到我们的心声、困难和期望。

  邢女士的孩子现在3岁半,1岁10个月时被确诊为自闭症。“我希望我的孩子在我死之前先离开这个世界,”她感慨道,“我希望会有那么一天,我也能像国外一些自闭儿的父母那样,不会觉得我和我的孩子是弱势群体。”

  每个自闭儿童的背后,是一个脆弱而痛苦的家庭。当前邢女士最忧心的就是未来孩子受教育的问题,自闭症孩子怎样能享受到平等受教育的权利?她的思考也提出令人深思的问题:在中国到目前为止,自闭症孩子带来的所有问题,只能由家庭独自承担吗?

  自闭症孩子能上普通学校吗?

  据了解,目前学龄前自闭儿大多可以在特殊教育机构就读。可到了义务教育的年龄,大多的特殊教育机构不招收,也没有相应的教学内容,而又无法进入普校就读,导致许多自闭儿不能进一步接受教育和康复训练。广州专门针对自闭症儿童而设的康复机构只有康纳学校一所,去年9月设立小学部招生免费接受义务教育,现在只有一二年级,且人数极少。

  “有的自闭儿能进入普校,需要家长自行和校方沟通找关系;有的自闭儿家长会隐瞒孩子的情况,原因是害怕不被接纳;有的自闭儿就算进入了普校,也因得不到相应帮助而屡遭退学。”邢女士建议,能否参考香港的做法,对适龄自闭儿进行各方面能力的测评,达到一定水平的进入普校就读,没有达到的则到特殊教育学校学习。

  她表示,我自己也是教师,很清楚学校不愿意甚至拒绝接收自闭儿的原因———担心升学率受影响。但《残疾人教育条例》第二十一条提到“随班就读残疾学生的义务教育,可以使用普通义务教育的课程计划、教学大纲和教材,但对其学习要求可以有适度弹性。”《广州市残疾人事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》中的发展目标中也提到“根据不同残疾种类、级别分类施教的原则,普及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与融合教育,入学率达到98%以上。”

  “我们能否考虑对就读于普校的自闭儿的学业考评做特殊处理,如不计入升学率的计算当中。教育一个自闭儿,核心障碍社交沟通能力的提高是教育的重点,而非他们的学业成绩。如果放下升学率这一包袱,学校是否能更宽容地接纳我们的孩子呢?”

  

返回=>>